Recent News
電子煙披著“背心”流入青少年兒童人群

“戒煙神器”“沒害蒸氣”“沒有二手煙”“身心健康煙”……近些年,被生產商聲稱具備多種多樣作用的電子煙日漸獲得吸煙者青睞,乃至吸引住了青少年兒童人群的親睞。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佈的資料調查報告,初中學生煙草利用率顯著降低,但電子煙利用率明顯升高。

青少年兒童人群正處在發展的重要環節,不論是從人體或是心理狀態層面,抽煙都很有可能造成眾多傷害。為什麼電子煙會在青少年兒童人群裡悄悄地時興?電子煙對青少年兒童有什麼危害?怎樣健全電子煙管控,讓電子煙真真正正避開“祖國的花朵”?對於這種群眾關注的難題,《工人日報》記者採訪了有關權威專家。
 

“我不會抽電子煙仿佛看起來我很土”

 
“很多的電子煙行銷方式把電子煙樹立為時尚潮流的代稱,這和香煙的最開始行銷方式如出一轍。”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處在接納《工人日報》記者採訪時表明,電子煙中加上的各種各樣清甜味、糖塊或是新鮮水果口感的食用香料促使電子煙加倍吸引住青少年兒童,並最後造成 青少年兒童根據應用電子煙觸碰煙焦油,並對煙焦油上癮。

北京市朝陽醫院戒煙門診主治醫生褚水蓮也覺得,這種電子煙的行銷方案違反客觀事實,具備一定的虛假性,讓年青人不會再猜疑電子煙的傷害,也不會再將自身看作“吸煙者”,而自我標榜為“技術控遊戲玩家”,造成 青少年兒童電子煙應用狀況日趨嚴重。

“公司根據行銷推廣吸引住青少年兒童去吸電子煙是極不負責任的。”中國控制吸煙協會副理事長、北京控制吸煙協會副理事長支修益注重,電子煙並不是健康食品,它讓青少年兒童漸漸地接納煙焦油並慢慢對它成癮,也塑造了潛在性的煙草顧客。

針對青少年兒童來講,朋友之間通常互相影響,一旦有些人應用電子煙,通常便會有些人跟隨抽。2020年十七歲的張悅(筆名)身旁有近30個同學們在抽電子煙,他也逐漸抽電子煙,“我不會抽仿佛看起來我很土,大夥兒還會繼續一起共用不一樣口感的relx 煙彈,我不抽煙如何融進大夥兒?”

早在2018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煙草專賣局就公佈《關於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規定各種企業登記不可向未成年售賣電子煙。但在北京市控制吸煙協會會生長張建樞來看,“只是發通告嚴禁而沒有罰則是不足的,一切沒有‘長牙齒’的政策法規相當於名存實亡,小朋友們或是能夠 網上購物、快遞公司電子煙,公司還能開展廣告推廣。”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佈的2019年中國中小學生香煙調研資料顯示,以往5年在我國初中學生聽聞過電子煙和如今應用電子煙的占比明顯升高。2019年初中學生聽聞過電子煙的占比為69.9%,如今電子煙利用率為2.7%,與2014年對比,各自升高了24.9個和1.五個點,而高中生應用電子煙的占比為3.0%。
 

電子煙確實沒害嗎

 
電子煙的基本原理是加溫一種獨特的水溶液揮發成氣霧劑(即大氣氣溶膠)供使用人吸進。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處表明,電子煙在應用中轉化成的大氣氣溶膠和二手大氣氣溶膠一般 帶有乙二醇、代烴、揮發物有機物(VOC)、重金屬超標等有毒物質。長期性應用電子煙很有可能會提升患上漫性阻塞性肺病、肝癌和心腦血管疾病及其抽煙有關病症的風險性。

國家衛健委全新升級發佈的《中國吸煙危害健康報告2020》強調,有充足馬上證據說明電子煙是不安全的,會對身心健康造成 傷害。電子煙除開會吸引住少年兒童少年兒童應用煙草外,自身亦對少年兒童少年兒童的人體身體健康和發展趨勢導致負面影響。

事實上,一些試驗早就證實電子煙的多種多樣成分都很有可能導致潛在性的身體健康傷害。褚水蓮說明,“煙尼古丁會使身體兒茶酚胺釋釋放來提高,導致心率加快,血壓上升,毛細血管收縮,並傷害毛細毛細血管外皮,推動主動脈粥樣硬底化的產生發展趨勢,提高心梗和腦中風的病發風險性,傷害身體的內代謝系統。”

很多人吸完電子煙後發生乾咳、咽喉不舒服等症狀,而元兇正好是煙液中的室內甲醛和溴化氫。褚水蓮醫師說明,室內甲醛和溴化氫可刺激吸氣系統、鼻腔和口腔黏膜,導致乾咳、鼻竇炎、扁桃體炎。此外,電子煙中的羰基化合物、揮發物有機物、亞氰化鈉和鉅資屬超標等也是強致癌物質,具備潛在性致癌物質質作用。

在青少年兒童群體中,有十分一部分電子煙應用人是女孩。“從香煙的視角來講,香煙會傷害女性的泌尿系統統,導致中樞神經系統的失調。”褚水蓮醫師重視。

如今,2020年讀高一的李麗(筆名)逐漸試著戒除電子煙,“吸完電子煙老咳嗽,也看不進來書,有點無法自拔”。由於抽電子煙,16歲的王明(筆名)也發生了頭昏、困乏、記憶能力不集中化等狀況。據支修益詳細介紹,現階段銷售市場上市場銷售的一些電子煙,具體的煙焦油成分超出其標明的資料資訊。

“煙焦油是一種精神實質活性物質,具備強依懶性。研究表明,煙焦油的依懶性僅次海洛英和可卡因。青少年兒童應用電子煙不但會上癮,也有很有可能誘發她們去吸入傳統式煙草。”褚水蓮醫師號召,“一定要防止青少年兒童觸碰和應用電子煙”。
 

提議電子煙列入公共場合控煙範疇

 
“我認為公共場合吸煙挺不太好,一些同學們感覺是電子煙就沒事兒,但我感覺或是挺嗆人的。”張悅說。

“近期一兩年來,北京市民對公共場合抽電子煙的舉報顯著增加。”張建樞表明,電子煙也是有二手煙危害,因為北京的控煙規章制訂時間較早,現階段並未將電子煙列入公共場合控煙範疇。

據張建樞詳細介紹,北京市控制吸煙協會已經促進對《北京市控制吸煙條例》開展立法解釋,儘早把電子煙列入控煙範疇。現階段,深圳、杭州、武漢、大連等地已經將電子煙列入公共場合控煙範疇。對於此事,支修益也號召,在地區控煙法律、修法及稽查中,要積極主動促進大量地區確立公共場合嚴禁吸電子煙。

“在我國電子煙既並不是參考煙草管控,也不是按藥業產品經營,只是歸到高科技產品,具體的管控實際效果也十分比較有限。”張建樞提議,從國家監管的視角對電子煙開展靠譜管理方法,儘早制訂電子煙生產製造與市場銷售的我國或領域方面的政策法規或規範。

張建樞提議,電子煙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管控,嚴禁向未成年售賣、派發、嚴禁未成年應用電子煙。

將於2020年6月1日實施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密文規定,嚴禁向未滿十八歲市場銷售煙(含電子煙),任何人不能校園內、孩子氣園和別的未滿十八歲集中主題活動的公共性場合抽煙(含電子煙)。對於這事,張建樞號召,有關執法部門應依規辦案,有法必依,真真正正讓電子煙儘早避開“祖國的花瓣”。

News Reporter

Leave a Reply